「邪惡是什麼顏色?」用 Pantone 色解析史上最佳 Top10 電影《小丑》經典台詞畫面

在全球掀起討論的電影《小丑》上映至今,全球票房橫掃超過 240 億新台幣,iMDb 將其列為史上最佳電影第 10 名。以往 DC 電影多以英雄人物為主角,這次將第一人稱換成反派,飾演小丑的瓦昆菲尼克斯的演技精湛,甚至讓大家對這名反派改觀,重新審視「小丑」這個角色

日前 Colour is my Life 解析關於《小丑》的 Pantone 色彩,他們並沒有多做說明,而是將解釋的權力留給每一位觀眾。如果邪惡有顏色,你覺得會是什麼呢?今天,小編就以個人觀點,來探討色彩與電影場景、台詞之間的化學反應。

溫馨提示:文章分析根據劇情推進,內有大量劇透,若你已經欣賞過《小丑》這部電影,就放心繼續看下去吧!

 

#Myrtle 與 Sunlight 的矛盾:我只希望我的死,比我的人生更有價值。

I hope my death makes more cents than my life.
我只希望我的死,比我的人生更有價值。

在休息室完妝的亞瑟,強行拉扯嘴角練習微笑,眼睛卻不自覺流下淚來,這樣的開場令人印象深刻。畫面整體以大地色的溫潤燈光(Pantone:Sunlight)映照著亞瑟的臉龐,佐以遠方模糊的冷綠色(Pantone:Myrtle),形成對比。

此時的亞瑟內心與外在也是對比的。儘管在筆記本寫滿內心渴望的「死」,但為了現實生活,他必須每日換上不屬於他的笑容,苟延殘喘地活著,於社會底層掙扎。

 

#Illusion Blue 的呢喃:是我想太多,還是這個世界變得更瘋狂?

Is it just me, or is it getting crazier out there?
是我想太多,還是這個世界變得更瘋狂?

亞瑟是孤獨的,他的生活在打辛苦的街頭零工、無用的心理諮詢、令人窒息的家,三者之中不停輪轉。「是我想太多,還是這個世界變得更瘋狂?」他進行心理諮商,似乎在尋求著什麼答案,但心理諮詢師缺乏同理心的態度,無法帶給他真正的寄託。

在他身後的藍色(Pantone:Illusion Blue),不正反映了他心中的憂鬱與無助嗎?

 

#Thai Curry 的最後溫暖:罹患精神病最糟的是,大家都希望你沒病。

The worst part of having a mental illness is people expect you to behave as if you don’t.
罹患精神病最糟的是,大家都希望你沒病。

傍晚,橘色系的煦暖夕陽(Pantone:Thai Curry)映入車窗,亞瑟儘管病了,但看得出他用自己的方式在努力配合這個世界,扮演帶給大家歡笑的「小丑(clown)」。坐在前座的孩子是唯一還會對他笑的人,相比之下旁邊媽媽蔑視的眼神更加諷刺。這社會上,後者比前者多太多了。

 

#Dusty Jade Green 之甦醒:這輩子我從不確定自己是否存在,但現在我確定自己存在。

For my whole life, I didn’t know if I even really existed. But I do, and people are starting to notice.
這輩子我從不確定自己是否存在,但現在我確定自己存在。

被朋友栽贓而丟失工作,受到多重打擊的亞瑟被地鐵上三位白領男性激怒,情緒失控之下殺害了他們。回過神來,他驚恐奔離現場,在陰暗的公共廁所落腳。畫面中的粉塵映照著深深淺淺,令人毛骨悚然的綠光(Pantone:Dusty Jade Green),這裡是整部電影劇情跟主角內心世界最明顯的轉折處。

看著鏡子裡的血跡斑斑的自己,他漸漸明白過去是什麼壓抑住他的人生,雖有不安,但也無法阻止狂喜如浪濤般捲來,他終於感受到自己的存在,開始一場即興慢舞。

 

#Celadon tint 的璀璨舞台:我本以為人生是一場悲劇,但我現在發現其實是一場喜劇。

I used to think that my life was a tragedy, but now I realize, it’s a comedy.
我本以為人生是一場悲劇,但我現在發現其實是一場喜劇。

隨著「小丑地鐵殺人事件」甚囂塵上,此階段的劇情不僅聚焦在他個人,許多議題如游擊式犯罪、政治角力、階級對立都逐漸鮮明。亞瑟的世界一直在虛實切換。「虛」是指他的想像世界,那是個有人愛他,有人在台下為他的笑話喝彩;「實」是指他的現實世界,發現自己被深愛的母親長年蒙蔽,整個人完全崩潰,進而殺害更多人。

此時亞瑟不再畏畏縮縮,有別於先前陰鬱的畫面,亞瑟踩著愉悅的步伐,在明亮如白瓷的背景中(Pantone:Celadon tint),他穿著一身鮮紅,在解放過的人生喜劇中狂舞,邪惡的顏色被他呈現地如此絢麗奪目。

 

#American Beauty 深沈而危險:等我出場的時候,你可以介紹我是小丑嗎?

When you bring me out, can you introduce me as Joker?
「等我出場的時候,你可以介紹我是小丑嗎?」

在陽光下狂舞的鮮豔紅色西裝,進到節目後台轉為呈現色澤比較深沉的紅(Pantone:American Beauty),彷彿醞釀著接下來的復仇。

他在節目上宣告自己的惡行,並對曾揶揄他的主持人莫瑞公然處刑,進而引發群眾暴動,前面鋪陳的現象全部傾瀉而出:「這世界早就瘋了,他們都像 Joker 一樣,只缺少一個爆發而已。」

電影的最終,主角「亞瑟」全然消失,他再也不是為大家帶來歡笑的小丑(clown),而是替自己找回快樂的小丑(Joker)。


Source:Website

 

小編後記:

不同於以往的 DC 英雄電影,《小丑》充分展現了導演陶德・菲利普斯、主角瓦昆菲尼克斯在創作的高度自由。觀影的重點不在殺戮、追趕、群毆等澎湃場面,令人沈迷不已的,反而是亞瑟獨角戲的堆疊,台詞心境的轉變、從僵硬轉為流暢的肢體表現,讓故事情節了然於觀眾心。

每個場景的代表顏色獨特而深具意義,但我們無法讓「邪惡」歸屬任何一種色彩。更精準一點,是無法去定義真正的「邪惡」。

若僅聚焦在小丑的行為,終究只是在探討微觀的惡,回歸他一開始所說:「是我想太多,還是這個世界變得更瘋狂?」個體的崩壞並非全因心理因素造成,從一個黑點投射,可以觀察到一整面的陰影:貧富差距與階級對立、社會福利制度不全、當權者奉行利己主義,這些從結構上集結成的「大惡」,催化了個體的毀滅。

《小丑》觸發的既視感強烈到不可忽略,高譚市雖是虛構城市,但我們無法否認世上的確有類似蝙蝠俠或是小丑的存在,以及類似的社會背景正在發生。仔細思量過後,或許這部電影最大的目的,不是讓觀眾去批判裡面任何一個角色,而是在濃縮的兩小時內,引導觀眾對某個大時代、某些小人物產生同理心,進而了解那份最深層的無奈。

以藝術表現、議題探討各方面來看皆十分到位,影史前十大當之無疑。

 

小編看電影

專訪青春愛情喜劇《陪你很久很久》李淳、邵雨薇:這是我拍過最開心的一部電影
驚豔坎城影展《灼人秘密》吳可熙:「當內心的創傷成為創作,那一刻我就痊癒了。」

讀更多設計誌:回首頁

圖片來源:Colour is my Life
文字:Kay

文章分类:最新话题

Pinkoi 作者群如有使用外站(如:翻译、引用)部落客、设计师、及任何内容创作者的产物,皆会注明并附上原着链接。若发现来源不正确或有缺漏,其并非蓄意造成,Pinkoi 会于告知后更正。若想要使用 Pinkoi 的内容产物(个人行为使用或商业行为使用),请务必遵守以下规范:

  1. 须注明来源为 Pinkoi.com 并附上 Pinkoi 内容的原始链接。
  2. 须保留原始内容;任何字词、照片、影片、logo 皆不得修改或增减。
阅读 « 道德声明 » 全文